專訪 2006/05/15

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第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
輪椅天使李克翰 不向命運屈服 越活越精采

【記者林筱庭專訪】「得到這個獎既高興又驚訝,我的努力只是恰巧有人知道,比我更辛苦與生活奮鬥的人,還有更多更多……」甫獲得財團法人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第9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的李克翰謙虛地說。

就讀本校教育心理與諮商研究所的李克翰,眼裡散發出自信與魅力,說話時神采飛揚,很難讓人想像6年前他所經歷的痛苦。當時的他就讀本校公行系,還是位叱 風雲的熱舞社學生,在一次騎車返校途中,被一輛闖紅燈的小發財貨車由側面追撞導致癱瘓,雖然他很幸運地沒有變成植物人,但癱瘓的命運,卻比植物人還要生不如死,失去行動能力的他,哭泣,是他唯一能做的事。

那段日子他沉悶、低落,世界從立體的三度空間,萎縮成單調的天花板平面,沒有人幫忙就無法更換姿勢的他,日日沮喪地面對天花板發呆,腦中只有一個想法:「完了,這輩子什麼都不能做了,我已經廢了。」乏味無助的日子,李克翰一心渴望生命的結束,在某個深夜趁看護熟睡,他扭頭咬破恰巧掉落枕邊的乾燥劑,吞進一些粉末。然而尾隨粉末而來的不是死亡的寂靜安穩,而是乾燥劑侵蝕咽喉的痛苦,胃臟開始痙攣,他不住地噁心嘔吐,死亡的折磨讓李克翰開始掙扎,床架因翻動而嘎嘎作響,吵醒一旁看護,叫來醫生及護士,緊急送去洗胃。餘悸猶存之際,李克翰才終於打消結束生命的念頭,認真思考未來的日子。

但讓李克翰真正決定要為接下來的人生好好奮鬥的,是他看到家人哭倒在面前,及他那群學校死黨輪流在病床旁給他的一頓好罵:「這麼大的事為什麼只選擇沉默、絕望、逃避,知不知道這樣對大家都很殘忍?尤其是天天以淚洗面的家人。」這一頓當頭棒喝,讓他徹底醒悟:「我必須堅強,既然死不了,就活下去。我不能讓全家人擔心自身的癱瘓,還要忙著照顧我殘破的心靈。」於是,他擦乾醒來後的淚珠,決定永不放棄,一方面更加積極持續治療、復健,一方面決意返回校園重拾課本,並且隨時提醒自己:「如果可以多活一天,希望自己每一分每一刻都可以活得更有價值。」

李克翰總是說:「家人對於我,總是無怨無悔的支持與照顧,這是我活下去的根源。」他感念家人的付出,然而他也說:「如果下輩子仍舊坐輪椅的話,希望他們不要再做我的父母。」言語間流露出對父母的感激與虧欠,他謝謝他的家人,卻也不想造成他們的負擔。李克翰的人生雖曾遭遇困厄,但對他來說,這就像是不小心狠狠跌了一跤,拍拍褲子、咬緊牙關,重新再出發,未來的難關仍舊可以迎刃而解。他總砥礪自己:「痛苦,從來不會自己消失,只好把吃苦當吃補,每一個痛苦的瞬間,都是為了更強壯的未來。」

回到校園,他開始投入各種公益活動,越活越堅強的他,開始擔任中華民國無障礙發展協會志願輔導員、本校盲生資源中心輔導義工、蝙蝠網路電台首任台長、學生議會議員、議事長,並至仁德醫專、永平高中、石門國中等學校生命教育中心分享生命故事,於2003年出版《醒來後的淚光》一書。

夜深人靜時,回想這個改變他一生命運的車禍及一路陪伴他的親友,他開始思索他能為這個社會做什麼,有感於台灣一直缺乏專為身心障礙者服務的心理諮商師,於是他下定決心報考教心所,並於去年順利考上。他說:「當時受傷沒有經歷有效的心理復健,全靠自己調適及親友的支持,一路跌跌撞撞走來很辛苦,如果當時能有專業的諮商就好了!」他希望未來能成為心理諮商師,為身心障礙者提供更多的協助。李克翰正努力地往這條路前進,今年7月他將至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復健部心理治療組實習,往自己的夢想更向前跨進一步。

受傷之後的李克翰,對旅遊的熱愛仍是不減,平日他總愛約三五好友到處旅行,他早已環遊過台灣好幾圈,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在淡水白沙灣,朋友起鬨找來氣墊船,硬是把李克翰扛上去,還沒坐穩一陣大浪就迎面而來,船翻了,李克翰也隨之落水,起鬨的朋友嚇得臉色發白,因為癱瘓的李克翰根本無法游泳,所以朋友慌張地在海裡四處找尋他的蹤影,倒是他一副氣定神閒的在海中閉氣,因為他認定朋友們一定會找到他,對於朋友,李克翰總是非常信任的。他將來還計劃跟好友或父母親到日本及新加坡旅遊。

下週(22-24日)李克翰將與來自全球各地另外19名得主,共同領取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,他積極向上的人生觀,正潛移默化地影響周遭的朋友,他期許自己也勉勵大家:「希望每一分每一秒,都可以活得更有價值。」

NO.644 | 更新時間: 2011/07/25 | 點閱: 1327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11/27/2022 6:33:08 PM
  • 線上人數: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