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6/05/15

給媽媽的一封信 \李克翰
一個站在背後的偉大女人

這是一篇無法一次完成的文章,與其說是歌頌母親的偉大,更不如說是道盡媽媽的心酸來得更為恰當。

總是有人叫我給媽媽一句話,我想了很久才發現,原來我想告訴媽媽的是:「下輩子如果能夠選擇,請您不要再當我的母親了,如果註定,我還是要坐在輪椅上的話。」這幾年來,我看見一個殘障兒的母親,有多麼的辛苦,必須付出多少的耐心,和時間以及體力,只為了希望能夠換得當自己離開的那天,這個殘障兒能夠有活下去的本事,而我的母親就是一個標準的寫照;還記得,得知我終生癱瘓的那天,媽媽就辦理提早退休,希望能夠多點時間守護在我的身旁,我不只一次利用假裝睡覺來製造媽媽坐在床邊哭泣的時間,也不只一次在三更半夜被爸爸和媽媽叫醒,只為了喝下遠從台灣某處所求來的符水,雖然這些對媽媽來說,不覺得是個辛苦或是個負擔,但對我而言眼裡只有不捨和心疼。

回到學校也有一段相當的時間了,這段時間好強的我,一直堅持不願意和家人住在一起,總希望這個殘破的身軀和不時發作的合併症,不要再一次觸動全家人不愉快的記憶,雖然媽媽不只一次的說,如果我們一起住就可以幫上我更多的忙,但其實,他們給我的已經是我最需要的,那份出自於DNA所散發出原始的溫暖,和讓我放手去做背後無限的支持,一直都是讓我走下去的動力;當我需要幫助的時候,無論媽媽在哪,手邊有任何的事都會不顧一切的出現在我的身邊,當我的情緒有一點點起伏變化的時候,敏感的她總是能夠第一個察覺,對她而言,我的一切就是她的一切、我的未來就是她的未來,我的成就就是她得到滿足最大的動力,而她的生活卻心繫著我這個殘障兒的一舉一動。

我真的無法一口氣用一支筆、流一次淚用一整天去回想、去描寫以及去感受媽媽對我付出的一切,我想,這一生我再怎麼做,再怎麼努力,都沒有辦法給媽媽任何一點的回報和安慰,雖然我的傷害是一場意外所造成,但是她卻將所有的責任以及後果,全都攬在自己身上,請容許我停筆,我真的不願意再繼續寫下去,繼續去描寫我對這位偉大母親的感受,因為如此脆弱的我,真的無法再承受下一波這位母親偉大浪潮的襲擊。

滿懷感謝及溫暖的殘障兒 克翰

NO.644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1147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11/27/2022 6:33:08 PM
  • 線上人數: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