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題報導 2003/01/06

實地走訪印度 大大增廣見聞
■林玉屏(俄羅斯研究所研究生)

十二月十三日至二十日我參加由張創辦人建邦博士創立與領導之「台印合作論壇」代表團,至印度進行為期八天的訪問之旅,印度對台灣民眾而言,係一個陌生的國度。因此,在此將與大家分享獲益匪淺的個人所見所聞及所思。

緣起

「台印合作論壇」代表團的成行,係一連串因緣巧合所促成。其中,關鍵人物為「印度-台北協會」的谷南吉會長(Amb. Ranjit Gupta)。谷會長曾至本校演講,與淡江關係友好良久。台灣的外交工作,由於屢受中共方面的打壓,拓展尤為不易。此次訪問印度亦不例外。若無谷南吉會長的鼎力相助,印度之旅將無法順利成行。

本代表團係由跨黨派(四大政黨)、跨領域(政治、經濟、科技)的人士組成,訪問團之成員有: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謝發達、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召集人張旭成、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汪庭安、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執行秘書汪誕平、親民黨政策中心副主任黃澎孝、台灣團結聯盟政策會研究部主任李先仁、全國商總常務監事王應傑、工商協進會副秘書長林添貴、全國工總副秘書長陳清男、世盟總會顧問姜文鉞和淡江大學教授戴萬欽等。代表團既是跨黨派又跨領域,幕後協調工作的難度,若非親身經歷恐怕難以想像體會。也因如此,更加突顯張創辦人率團訪問印度之難能可貴。

「台印合作論壇」會議

「台印合作論壇」會議於印度國際中心(In-dia International Center) 舉行,該中心的成立宗旨為增進國際社團間相互瞭解與友好關係,因而聲望頗佳且會員層次高,現任主任為曾任印度國防部副部長及內政部副部長的沃哈(Dr. N. N. Vohra)博士。

「台印合作論壇」會議能順利舉辦,意義十分重大。台印合作論壇不僅為中斷四十多年的台印關係注入新血,豎立起一新里程碑。會中兩國人士發言踴躍,氣氛熱烈到取消中場休息,以換取更多的討論時間。我國行政院經建會謝發達副主任委員,在會上分析台灣與印度經濟關係的現況與前景的展望。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召集人張旭成,在會中既強調台灣民主發展的成果,又分析當前亞太地區的國際情勢。印度前外交部次長暨前駐台灣代表嘉納(Mr. Vinod C. Khanna) 則在會中強調,政治因素不應當成為印度與台灣發展經貿與科技合作關係的障礙。

看到代表團這些跨黨派、跨領域的團員們,會上為了拓展外交、為了台灣的共同利益,皆能捐棄黨派成見,同心協力為台印關係的實質進展作出努力。今日,印度擁有世界頂尖的軟體工業,台灣則以電腦硬體的設備生產聞名世界,兩國若能合作,必能互通有無,達到雙贏的局面。

拜會行程

拜會行程中以德里大學與尼赫魯大學,最令我感興趣。能以研究生的身份,參訪國外知名學府,機會彌足珍貴,更是一種殊榮。德里大學與尼赫魯大學為印度頂尖的高等學府,菁英薈萃。尼赫魯大學校長與德里大學副校長於接見代表團時,皆對張創辦人表示,願與淡江大學進行學術交流。淡江若能與此兩所聲譽卓著的優秀大學,進行實質的學術交流合作,對全校師生而言,不啻一大福祉。

兩所大學學術研究風氣鼎盛,雖硬體設備有限,然而研究成果極為豐碩。參訪中,看見兩校學生認真投入的學習態度,再回頭想想自己的研究情形,不禁為之汗顏。淡江大學設備完善,我應該更加認真,加倍努力才是。

中學時代習及印度歷史,對我而言,國大黨(甘地所創)僅是背誦的名詞。我僅為一個研究生,自然也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能踏入該黨黨部,並受到正副秘書長親自接見的禮遇,這實在是由於張創辦人在學界及政界聲望崇榮,對方才給予如此待遇。印度人民黨副主席接見代表團成員,其場面之盛重與接待之周到,充分表現出身為執政黨的泱泱大度。副主席為人和藹可親,在代表團成員離開前,他還平近易人地拉著我與他合照,令我受寵若驚。此外,副主席八歲的小孫女以純真的笑容,親切地招呼每位來訪團員,她的天真童趣為正式的拜會場合,增添柔性和熱情的氣氛。

由於連續三天的拜會與參訪,行程皆頗為緊湊,故每天都得趕場。

每日列於拜會行程之中的政府及民間組織少則四個,多則高達五個。時間表更是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十一點全部填滿。由於活動過於密集,因此連中飯都沒能好好地吃。代表團成員雖然疲憊不堪,卻無人抱怨。因為代表團清楚地明瞭此行的使命是為台灣拓展外交工作,並非私人活動,因此再累也要撐下去,再累也是甘之如飴。

文化洗禮

拜會行程結束後,代表團一行參觀了泰姬瑪哈陵。隨團導遊表示,泰姬瑪哈陵為世界七大奇景之一,這座以白色大理石築成的陵墓始建於一六三一年,歷時二十二年方完成。泰姬瑪哈陵高二百五十呎,四邊各有圓柱形高塔一座,四方高塔均向外傾斜十二度,其目的在於避震。簡言之,泰姬瑪哈陵主體若遇強震,高塔只會向外圍傾倒,並不影響到建築主體。由於肉眼無法看出高塔向外傾斜,因此建築學或美學上皆堪稱匠心獨具,其設計之精準亦令人歎為觀止。白色的大理石陵墓在不同角度的光線照射下,會暈染出各種色彩。由於該陵墓為加汗王為紀念死去的王妃泰姬瑪哈所建,而加汗王死後亦與王妃合葬於陵墓中。因此泰姬瑪哈陵背後其實蘊藏了一段浪漫淒美的愛情故事。

泰姬瑪哈陵純白的瑰麗樣貌,令見者傾心。親眼目睹的心靈悸動,亦非筆墨能形容。其精美的設計與完美的品質,令人讚嘆不已。為捕捉心中的感動,照相機的快門按個不停,以跟短暫的停留時間賽跑。

回程途中順道參觀阿格拉堡, 此堡因用紅色砂岩建造而成,又稱為紅堡。阿格拉堡內有蒙兀兒帝王接見民眾與貴賓的宮殿、欣賞舞蹈表演的中庭、純白大理石建成的珍珠寺等等,殊為壯觀。整座城堡規模之大,令人嘆為觀止。

從新德里到泰姬瑪哈陵來回需十小時的車程,路況頗為顛簸,所幸沿途的田園景致迷人,夕陽尤其耀眼眩目,令人心曠神怡。否則這麼久的車程,夠折騰人的。

當車子為繳納過路費而暫停路邊時,車窗下突來三個人,一股腦兒往地上一坐,開始吹笛子舞弄起蛇來。車上的我們興奮地拿起照相機猛拍,當興致正高時,導遊突冒出一句「蛇很可憐」。一聽到這句話,拍照的人自動停手,且面露狐疑。導遊看出我們對這句話的好奇心,當場上了一堂有關蛇的保育課。聽完之後,我才恍然大悟吹笛舞蛇,對蛇而言是多麼地殘忍。

途經高速公路時,發現路上竟有行人、牛車、駱駝車與摩托車,令我大感不可思議,這就是所謂的異國風情吧!印度就是一個如此與眾不同的神秘國家,因此就算累了,我也捨不得闔上眼小寐片刻,以免錯過任一個有趣或饒富意義的畫面。

新德里市內有座西元前建造的天文塔,高聳壯觀,為鼎盛一時的印度古文明做見證。見到此塔時,我心想原來印度不僅在人文哲學方面發源早,連天文學的研究都起源於兩千多年前。經導遊介紹,才知世界第一所大學是由笈多王朝建於西元五世紀初的那爛陀大學。看來,我真是太小看印度了。

意外插曲

某天晚上回到下榻飯店時,一進大廳即看到民進黨國際事務部幹事張玨快步朝飯店內奔跑,原本以為張玨是他鄉遇故知了,才會如此喜不自勝。我出於好奇也加快腳步上前瞧瞧發生了什麼事。一靠近,才發現眼前人竟是赫赫有名的好萊塢大明星--李察吉爾。頓時,我包包一丟,忘了要務在身,更忘了身懷鉅款,只為與大明星握手照相。其他的男性團員,被我們兩個女生興奮的情緒所感染,也加入討論之列,久久不願散去。

當我在印度國營手工藝中心購物時,竟巧遇曾來台訪問的藏傳佛教比丘尼--丹津葩默,她以英國的血緣背景、閉關雪洞十二年的經歷與發願女身成佛的事跡,引來世人的矚目與好奇。之前當我閱讀丹津葩默的「雪洞」一書時,即深深折服其生活在艱苦環境中的經歷,及在精神上、物質上、情感上的自主。萬萬沒想到,竟能一睹芳澤,這一趟長途飛行真是值回票價。

隨後感

先前提過此代表團成員不僅跨黨派且跨領域,這樣一個組合卻能相處融洽,歡笑連連。無論在車上或飯桌上總是妙語如珠,笑話不斷,什麼政黨對立、什麼流派之分,在此全消於無形之中。我們最常開的玩笑,就是台灣四大政黨在海外達成共識,完成大和解。相處幾天下來,團員彼此之間已建立友誼,不少人還向張創辦人提議明年再組一訪問團,共同從事全民外交的工作。

古人說:「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。」誠然,若無此趟訪問之行,印度對我而言,僅是一個遙遠的古老國度。由於相距遙迢千里,我對它的認識全來自書本,似懂非懂。實際走訪一趟之後,所獲得的知識,大大地增廣我見聞。今後,印度已不再是一個陌生的國家。

印度社會揉合落後與現代、貧窮與富裕,常令人有時光錯亂之感。看的愈多,愈覺懂的太少。雖然我對印度的國情、文化與風土民情已有進一步的認識,但是對其根深蒂固的階級觀念、安於貧窮等現象,實需深入研究其文化內涵後,方能理解。

感謝

由於所學是俄羅斯研究,因此,儘管我已兩次到過俄羅斯,但它仍為我出國的第一優先。此次若非有幸隨張創辦人訪問印度,不知何年何月,我才會踏上印度這個遙遠國度?

代表團在印度期間,外交部駐印代表處錢代表剛鐔先生及全體同仁傾全力協助,並全程作陪。代表處親切周到的接待,令人賓至如歸。尤其,當我們十四日半夜兩點半抵達新德里機場時,一出機艙門,迎面而來的,是錢代表剛鐔先生及其同仁親切的笑容。頓時,飛行的勞累一掃而空。印度冬天入夜後的溫度往往降至十度以下,更添接機工作的辛苦。面對駐印代表處細心周詳的接待與行程安排,感謝之辭,溢於言表。謹以此篇文章表達最高致意。

NO.525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1197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10/5/2022 4:02:15 PM
  • 線上人數: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