趨勢巨流河 2022/09/11

【USR活動系列報導】愛在柬埔寨 改變世界與被改變的自己-經探號師生在2022暑期裡做的事-心得與反思一
點線面 串起小大孩子的成長與柬埔寨觀察/林彥伶(經濟系教授)

若是從點、線、面的三個角度來切的話,每個參與在這項活動裡的學生都看到了「點」,我在這五年的投入則形成了「線」,從淡水經驗鏈結國際的這個思維上,則可構成了個「面」。

衝擊無關好不好 都是成長

經探號海外志工的學生們大多都只參與了這五年來的其中一次活動(能參與到一次就不容易),極少數能跟著我參與好幾次。不過每一次的活動都足以對學生造成一些衝擊,他們藉由這樣的衝擊開始有一些不同於以往的思考,或許很大、也或許小,或許正面、也或許負面,但沒有所謂的好與不好,因為所有的好與不好,對學生的成長來說,都是好事!

留下設備與教材 樂見PO村孩子的改變

我從2018年開始進入柬埔寨的場域,初期從金邊開始,到後來進入暹粒,不論在哪裡,都以青少年的教育為主要目標。他們的社會正處於開發中的經濟發展階段,可以看到大量的外資進入,但較少看到屬於在地自己的產業。這與臺灣在經濟發展階段的情況雷同,或許都是缺乏自然資源的地區共同的現象。不過柬埔寨並非真正缺乏自然資源,只是還沒有能力大量地自我開發自然資源,這與柬埔寨長期被殖民的背景有關。過去臺灣的經濟起飛已經是全球數一數二的飛快,而柬埔寨的速度則更勝於臺灣,直接跳過一個世代往前衝,只是也因為外資的介入引導經濟成長,在許多地方的發展都顯得有點青黃不接,像是小孩穿大衣一般。房地產的買賣是金邊與暹粒都很發達的新興產業,尤其是金邊,中資的進入徹底改造了金邊的城市樣貌(當然西港也是),不過暹粒雖為第二大城,但因遙遠於西部的平原上,且靠近容易氾濫的洞里薩湖,整個城市不若金邊的繁華,不過終究還是一個觀光勝地,所以暹粒市中心的發展仍稱得上是都市,從市中心往郊區方向走過才幾條街,就會立刻進入貧困的街區,而PO村也就位在這樣的街區裡,一個不被關注的貧困小村,卻離市中心與世界遺產都不遠。

我當初剛來到ECC的時候,這個村子的孩子連電腦是甚麼都不知道,但手機卻是普及,家家都有。隨著我們一次次把電腦揹到這裡來給青少年們上電腦課之後,多多少少讓這裡的青少年有了操作電腦的概念。即便平時還是缺乏機器設備來進行課程(當然也缺乏師資),但這次來到這裡,已經有感受到國中學生對電腦並不陌生,也從他們的電腦教室看到我們幾年前揹來的電腦(不過大多都已故障與老舊),至少知道了他們這幾年仍然有一些課程在進行。因此每一次離開之前都把設備跟教材留下是我們的策略,即使知道當地缺乏科技教育的師資,但有了設備有了教材,哪一天出現可以做電腦教學的志工或是老師時,就可以派得上用場了(如果沒有放到壞掉)。

五年來持續觀察柬埔寨

疫情讓許多國家的物價都飛漲,尤其是歐洲與亞洲,柬埔寨也不例外。究其原因,我認為還是跟柬埔寨高度仰賴貿易有關,因為它是一個大量進口糧食的國家,自然會因為運輸成本的提高而物價上漲(供給面的拉升),因此如何提升糧食的自給率,是柬埔寨政府要好好思考的問題。大量的土地作為房產的開發,只會更增加對進口的仰賴,且鼓勵外資來投資不動產,導致國際熱錢的大量流入,不僅無助於GDP,也會讓貨幣市場出狀況,至少我這五年的觀察都是如此。不過我在柬埔寨期間倒是疏於關注當地的政府政策,尤其是貨幣政策,不知道柬埔寨在貨幣政策的操作是否有所作為,還是雙幣運行的方式下,早已放棄本國貨幣政策的掌控?這倒是下次來到這裡除了勞動市場議題之外,還可以關注的主題。

這次因為沒有安排參觀吳哥窟,因此將周末的時間挪出來,除了進行工作坊之外,也做了簡單的家庭拜訪,不過可惜的是,沒有更深入與家庭中的成員做一些對談,但原因還是在於語言的溝通不是太容易,即使遇到其中一位學生的舅舅是大學畢業,似乎英文也跟他對不上幾句話(舅舅的英文不佳),這是比較可惜之處,未來若有機會再進行家訪時,可以邀請high school老師(或甚至當地可信任的嘟嘟車司機)一起參與,能協助進行柬語的翻譯。

本報導連結 #SDG8尊嚴就業與經濟發展 #SDG17夥伴關係

NO.1148 A | 更新時間: 2022/09/11 | 點閱: 183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11/28/2022 8:50:59 AM
  • 線上人數: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