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論專載 2001/03/26

社論:無情荒地有情天

現代社會上有許多人視傳統道德如蔽屣,棄之猶恐不及;現代社會上有許多人視傳統美德為虛偽,以為不切實際。其實,道德的價值並沒有改變,美德的內涵也未曾消退,只是現代社會上,人與人之間有太多的隔閡與冷漠,一昧追求名位與財富,以致利令智昏,失去了體會美善的感覺與智慧。甚至有人假借一知半解的「人權」以駁斥愛國的情操,也有人依恃模糊的尊重「獨立個體」的觀念,藐視倫理孝道為無物。在這道德逐漸沉淪,智慧日益泯滅的社會上,淡江校園中突然傳出了一則感人的故事,猶如當頭棒喝,在無情荒地之上揭開了一片有情天。

本校機械系同學林聖得,把自己一半的肝臟移植給臥病七年之久的母親。

當本報披露此一消息後,引起校園沸騰的議論,我們一般人直接的感覺是:在內臟移植的醫學病例上,絕大多數是母親將內臟移植給子女,所謂「天屬綴人心」,母親既然已經孕育了子女的生命,她一定會不顧自身的一切安危,再給子女一次生命,這就是母愛的偉大,純然出自天性,不需任何補償。所以母親就像樹木的本根,而子女是枝葉,為了讓枝葉繁茂,本根會無私無我的不斷輸給養份,在我們習以為常時,會錯覺以此為常態。而今,林聖得同學行為之所以令我們感動,竟是子女將肝臟移植給母親,因為這種孝道的行為,在當今的社會上,已經近乎絕跡。在往昔的二十四孝中,有所謂「割股療親」、「臥冰求鯉」,而今,每當提起這些故事時,年輕的朋友都會笑著說:「那只是故事。」在功利至上的考慮下,又有幾個子女願意用自己無限的遠景,去換取母親垂暮的風燭殘年。可是,今天,其感人之深,尤勝於這些故事的事蹟,活生生地呈現在我們的眼前,能不激起我們內心的感動與震撼嗎?

尤其使我們稱許的是林同學在處理這件事的態度上,竟是如此的自然與平靜,他淡然的說:「去年醫生提出肝臟移植時,心裡早想著:『就是我了。』」更顯現出他抉擇的不假思索,應是天性的流露。又說:「我想捐肝不嚴重啊!而且我還年輕,快的話,肝會在五十天又長回來的。」他答的又是如此輕鬆,目的無非是想減輕母親在承受移植後的內心壓力。最為我們記憶深刻的,應是林同學在敘述手術後感覺時的一句話猁猁「真的好痛喔!」,我們認為他這種「痛」的感覺,不僅是他個人的感覺,也是我們共同的感覺,希望藉以能喚起整個社會人性的覺醒,在「痛定思痛」之餘,能鼓舞我們重新恢復固有倫理道德的勇氣。則林同學的肝臟移植,不僅是救了母親的一命,更是拯救了整個日益向下沉淪的台灣社會。我們也建議學校對林同學的孝行,給予適當的鼓勵與表揚。

NO.463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896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12/4/2022 10:27:58 AM
  • 線上人數: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