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1/03/26

《我對自殺的看法》:我撐過來了! ?章孟洋(經濟四)

我是一個大學唸了六年的淡江學生,自小父親對我期望甚高,常操著濃厚的鄉音跟我說:「咱們家在大陸可是『書香門第』。」而我是在家族中台灣的唯一單傳,自然而然「書香門第」這塊大招牌就落在我頭上;可是最糟糕的是──我是個不愛唸書的人。

一路被逼著上來,好不容易考上了淡江,以為就此總算有了個交代,肩上的擔子總算卸下了,顛顛簸簸的唸到大三,一個不小心自己把自己打進一生中最悲慘的一段日子。沒任何選擇,我的成績單上出現觸目驚心的「退學」二字;家裡翻了,我的臉也黑了。

一切都來的太突然,十九天後我就要面對第一個挑戰,看著日曆感覺時間好快,但是事情真的就努力唸書那麼簡單嗎?不,厄運是不會輕易放過它伸出獠牙的機會,接著是父親每天的疲勞轟炸,訴說他多難過!為什麼會這樣?一天數通,我真的是欲振乏力;覺得丟臉,所以不敢跟好朋友說,無處抒發的情緒只能壓抑;跟家裡賭氣,一切生活開支不跟家裡拿,吃飯的時候,就挖著之前平時丟零錢的寶特瓶,晚上都得拿著一大口袋的一塊錢偷偷摸摸去販賣機換成十元銅板,最怕的就是遇到認識的人,也害怕別人的眼光,即使是個陌生人,我就像是一個洩了氣躲躲閃閃的鼬鼠,防禦著所有的風吹草動。忍忍忍,我不能厭倦唸書,不能瀟灑的出去走走看看淡水的夕陽,那些日子裡,我神經質的彷彿隨時聽到有電話的鈴響,但是我害怕接電話,是不是父親打的?是不是同學打的?煩躁的靜不下來,夜裡會不安的驚醒,因為彷彿有人跟我說:「不能睡,你還沒唸完!」;冷颼颼的夜,心裡除了唸書,就是自殺,我躺在床上跟自己說:「好,你就是要我去死就對了!你整我整的這麼慘,我一定要找你報仇,憤怒的怨恨命運。」而當在報名時又不順利的情形下,自殺的念頭升到了頂峰。只是每每想到父親,我若是死了,那老爸呢?我是他活下去的希望,我死了,他怎麼辦?他多變的情緒,沒人受得了的。

於是甩甩頭不去想它,拋開自己的情緒,我告訴自己「事情終究會過去的」,雖然苦但是身不由己,我還是得走下去,為了老爸爸,我不能死。

淡江轉學考放榜,我顫抖的手掛上電話,大聲的對著再撥出的電話向父親大喊:「我考上了啦!」那一年我總共考了九個大大小小的考試,並差強人意的上了五個,於是我又回到淡江,並重新拾回父親的信任。對我來說這一段路是多走的,但我慶幸的是,我撐過來了,這或許是個考驗,人生中最低潮的一段;現在看到父親的笑容,剎那間我知道陽光終於輪到我了。

NO.463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1053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11/25/2022 2:03:37 PM
  • 線上人數: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