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1/01/01

花玫瑰 ?賴宗豪(英文系校友)

夜鶯來到玫瑰花前,用自己的胸膛抵著玫瑰的荊棘。荊棘刺入夜鶯的心臟,鮮血汨汨地湧出。她一整夜對著玫瑰花歌唱,並且用自己的鮮血澆灌它。

夜鶯更用力地將自己刺入荊棘中,讓荊棘觸抵心窩,一陣錐心刺痛貫穿夜鶯全身。痛楚愈加劇烈,夜鶯的歌聲也愈來愈高亢,彷彿是歌頌著愛情的完美,連死亡也無法阻絕。

──王爾德(Oscar Wilde)的夜鶯與玫瑰

每次讀到這篇童話故事,在我的腦海裡總會重覆地出現那驚心動魄的畫面,絕望的結局更讓我常常陷入久久的靜默之中。玫瑰花被愛情點了名,成為了分身。天底下,有多少愛人捧著鮮紅的玫瑰,向心愛的人表達愛意,它的美麗勝過千言萬語。層層的花瓣包裹著真心,以最優美的姿態,緩緩綻放,散發淡淡的香氣,傳達出真摯的感情。紅色是鮮血沸騰的熱情,是河流湧向大海的衝力,是晚霞般羞澀的臉,是成熟美好的滋味。紅色是愛情的顏色。

玫瑰花被詩人勞勃•柏恩斯(Robert Burns)寫入詩中,用它來歌頌愛情:「我的愛像一朵紅紅的玫瑰,六月裡萌了新芽……我會永遠愛你,直到所有的海洋都乾涸了…。」在莎士比亞(William Shakespeare)的悲劇「羅密歐與茱麗葉」裡,當茱麗葉愛上和自己家族為世仇的羅密歐時,他懷疑羅密歐的姓名有何意義。她說:「那朵我們稱為玫瑰的花,若換成別的名字,也是一樣芬芳。」而福克納(William Faulkner)的小說"A Rose for Emily",標題也用了玫瑰的意象。故事描寫美國南方望族的千金愛蜜麗小姐,父親死後家道中衰,面對愛人欲棄她而去,為了保住愛人,用毒藥砒霜將他毒死,並和枯骨同眠四十多年,直到女主角死後才被發現。在愛情裡,兩顆心可以感受著強烈痛苦和快樂,有的人以為只要彼此相愛,總會合而為一。可是何嘗知道,沒有人是屬於任何人的,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。如果愛情像一朵玫瑰花,或者說是玫瑰花象徵愛情,那麼鮮紅的花瓣則是快樂的部份,而尖銳的荊棘便是痛苦的一面。沒有刺的玫瑰不叫玫瑰,在愛情裡我們享受著玫瑰花甜美的模樣,也同時冒著被荊棘刺傷流血的危險與痛楚。愛情美麗卻也危險,猶如鮮紅的玫瑰。

在修佰里(Antoine de Saint-Exupery)的筆下,小王子的玫瑰花曾告訴他說,她是全宇宙唯一的一朵玫瑰花。小王子深信不疑,直到他到了地球上的一座花園,看到了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五千朵玫瑰花時,傷心的流下淚來。玫瑰花在愛情裡說了謊,她以為「唯一」兩個字會讓小王子永遠的愛她、珍惜她。她要小王子將保護她的玻璃罩拿開,小王子怕她傷風,玫瑰花對小王子說:「夜晚的涼風對我很好。我是一朵花。」她最心愛的小王子終究還是離開了。

愛情永遠會在世俗裡翻滾,沉浮在快樂和痛苦交雜的人海中。有人小心翼翼,有人義無反顧,有人傷痕累累,而這一切更使得愛情的玫瑰披上迷人美麗的外衣,讓人忍不住都想摘取,而卻陷入了一場不可自拔的矛盾衝突之中。在愛情裡,有幾個人是聰明人?有一個故事是這樣說的:從前在喜馬拉雅山,有一個傳統的部落,人們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過著簡樸的農耕生活。有一天早上,當公雞在天邊露出第一道金黃色的曙光時,發出高亢的長啼,彷彿提前告知村民,今天會有很特別的事情發生。

過了兩個時辰,太陽興奮的爬到天空。村長敲鑼打鼓的吆喝著:「大家快來廣場集合啊!快一點呦!」

村民很快的攜老扶幼,前往廣場。沿途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著,到底是怎樣一位特別的老人?等大家聚集完畢,村長在前方大聲地喊著說話,由於人多吵雜,也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。

這時,遠方來了一個老人,他全身穿著純白的長袍,留著白色的鬍子,眼光炯炯有神,只要看著你,便會感受到他睿智的目光,然而在他的眼神中,卻有一種神秘的感覺,他就好像是一個有智慧的長者。大家都安靜了下來,專注的聽他到底要講什麼?

「各位,今天來到此地非常的高興,我要表演一種法術給大家看,並且教給大家,你們仔細看好囉。」說著,老人對著一顆石頭喃喃自語,口中唸唸有詞的發出︰嘰哩乎啦,不魯咕滴咿阿,阿撒碰蹦,那布噎巫哩呼哩……一會兒,石頭叮的一聲,竟然變成閃閃發光的黃金。大家眼睛為之一亮,忍不住驚呼起來:「吆吼!哇塞!哇!」

「太不可思議了!」

「太神奇了!」

「怎麼可能?我是在作夢嗎?真不敢相信!」

每個人都交頭接耳的發出驚嘆聲。

「沒錯,你們眼睛所看到的是真的,我將石頭變成黃金了!現在我要教大家如何來唸咒語。」

「嘰哩乎啦,不魯咕滴咿阿,阿撒碰蹦,那布噎巫哩呼哩……」

每一位村民都滿心歡喜,手足舞道的興奮著,高興著,並且都將老人所教的咒語,牢牢地記在心上。

當老人要離開村莊時,丟下了一句話。他說:「在你們唸咒語的時候,心裡千萬不要想著喜馬拉雅山上的那朵野玫瑰。」

「在你們唸咒語的時候,心裡千萬不要想著喜馬拉雅山上的那朵野玫瑰!」老人再次強調,然後便轉身便離開了村莊。

十年過去了,一百年過去了,一千年也過去了,一萬年也過去了,住在那裡世世代代的子民,仍然口中喃喃有詞的對著石頭唸著咒語,一遍又一遍,可是石頭依舊沒有變成黃金。

愛情的魔力就是如此,而愛情的迷思也同樣困惑著云云眾生。

有時我經過花店,總會多看玫瑰花幾眼,想著什麼是它的價值?玫瑰花分成許多的等級,不同的品種和品質就會有不同的價錢。在情人節的時候價格更會向上攀升,玫瑰花的價錢愈來愈高,而愛情是否也愈來愈昂貴?一朵玫瑰花的價值到底在哪?有一種開在山谷田野間,很自然地從發芽、含苞、盛開,到凋謝,完成了自然界裡的定序。也許從未有人看見過它的美麗,也未曾過問, 更不會有人把它的名字叫作「愛情」。它是一朵自由的玫瑰,孤獨卻寂寞。另一種則是農夫所種植的玫瑰,它每天吸收著豐富的養料,等到長出了花苞,農夫就會將它剪掉,運往市場去販售。玫瑰花被剪下來的那一剎那,便失去了生命,在花店被挑中買回,插在家中的花瓶裡,奇蹟似地,它緩緩地綻放了。一瓣瓣向外展開來,像是在跳著最優美,也是最後一支舞一樣,也像是伸出千萬隻渴望的雙手,向上天乞求,乞求一場動人的愛情降臨。然而不用多久,玫瑰花便開始焦黃枯萎,最後被扔到垃圾桶裡。

玫瑰花有好多種,就像是愛情,有許多不同的的形式,但其本質卻是一樣的。玫瑰花失去了生命,卻也能綻放美麗。是不是玫瑰的靈魂讓花開啟?是不是玫瑰身上所被賦與的愛情名字,讓它如此美麗?是不是所有的愛情也像插在花瓶裡的玫瑰一樣,從剪下來的那一剎那,便註定了這樣不得不結束的命運?是不是沒有不死的愛情?如果一朵玫瑰花永不凋謝,你是否還會覺得它美麗?

玫瑰花已經變成了一種圖騰符號,它不再只是一朵「花」而已,它背負著人們對愛情的渴求與希冀,玫瑰花已不是花了,一抹飄忽不定的靈魂化作小說裡的愛情意象,詩歌裡的浪漫情懷,卡片上的圖案印記,愛人的甜蜜禮物,它變成一種精神層面的意義,一種無法再打破的固定格局,玫瑰花從此失去了自己。

畢竟,玫瑰花仍是「一朵花」,它有著簡單的生命。如果玫瑰花可以自己做決定,它會選擇在山谷裡?還是花瓶?玫瑰花能不能脫下這件愛情的外衣,在這早已被決定的命運裡,讓它回到最原始的自己。

玫瑰花不只是一朵玫瑰花。

玫瑰花也只是一朵簡單的花。

玫瑰花是一朵花。

NO.457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1168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11/29/2022 1:00:22 PM
  • 線上人數: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