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1/01/01

曾經  ?Ariel

勉強撐開疲憊矇矓的雙眼,呆滯地望著捷運窗外,任由它們一幕一幕在眼前外速閃過,頓然驚覺,心中無限渴望,眷戀不已的桃花國度,彷彿窗外那些看不清,摸不著的景致,正一步步與我背道而馳,漸行漸遠。

終究,還是回這個不久前想急欲逃脫的囹圄。

依舊是閑靜悠然的觀音山橫躺於逕自由流的淡水河旁;人潮川流不息的老街;繁忙吵雜的英專路,似乎,我也該跟著他們般汲汲營營,庸庸忙忙,才不致於顯得格格不入,唐突奇特──儘管這並非我所願,但,倏忽間,熟稔的臉龐早已戴上在淡水使用的面具,繼續隨波逐流著另一個新學期的開始與結束……

就這樣,我又開始了在淡水寄居的流浪。時如寄居蟹般、潮來潮往,停停走走;時像觀光客般、竭盡所能、欣賞此地的驕傲風光,然而,渺小如我,就是無法任由自己瀟瀟灑灑的離去,心甘情願的佇留,於是,說服自己適應周遭的林林總總;欺騙自己接受這個不容改變的既成事實,卻也不曾忘記期待每次得來不易的短暫離開,畢竟、那才是我午夜夢迴,殷殷期盼的最深寄望,最初終點站。驀然發現,原來此時此刻的生活,正由一遍遍的成功越獄與不幸被捕所連接拼湊而成,片片段段,支離破碎,茍延殘喘,卻又如此痛徹深刻,無法釋懷。是否再堅持個三年就可以海闊天空,昂首闊步?抑或註定了我將揮之不去這個記憶的陰霾;人生中的黑暗時代?──就在不可預測的未來?

我猶豫、懷疑、更不肯妥協:如此火般熱情,花樣年華的青春歲月要在此虛擲消耗、損磨怠盡?然而,尋尋覓覓良久,朝朝暮暮盼望,似乎仍不見曾經足以力挽狂瀾的雄心壯志,豪情萬丈。我該像布偶傀儡般任命運之神擺佈?亦做個「永遠相信遠方,永遠相信夢想」的阿信?曾經,我可以站在更高的立足點,睥睨遠方萬物;鳥瞰千山萬水,如今,卻仍不肯放下身段,惹得遍體鱗傷。

終究,日子還是得過,時間未曾停留,僅願在不滿外在環境,周遭萬物之餘,仍保有一顆透徹塵世喧囂之心;一份執著目標奮鬥的願。在擁有此方涓涓清澈的河流後,更夢想遨遊那方湛藍無際的大海;在抬頭仰望此片混渾黑暗的夜空後,也能佇足欣賞星光燦爛的浩瀚宇宙。

或許,唯有歷經山窮水盡後,才懂得珍惜柳暗花明的不易。

望向窗外,我不再只看到依山傍水的熟悉,更眺望見了出海口的遼闊──只要我站起來。

NO.457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858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10/4/2022 9:27:23 AM
  • 線上人數: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