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0/12/18

穿越 ?芝瑋

從來不知道一只沒有人碰觸的笛子,靜靜地躺在角落裡,看起來竟是如此地落寞,我想,如果它也和我一樣有生命,有感覺,一定也不能輕易承受曾經那麼感動過卻無聲無息消失的悲傷。

一直不敢推開那扇門,那曾經一起練笛的地方,隔著那扇門,彷彿還能聽到悠揚的笛聲,很害怕打開門之後,卻看不見你熟悉的笑顏,聽不見那令人動心的旋律。佇立在每一個曾經相遇的角落,想著相處的片段,不禁笑了,卻也哭了。

觀音山的笑顏似在凝視著遠方,一個又一個歸人上了岸,卻獨獨少了你的身影,渡船頭的餘暉,擺渡著每一個旅人的心靈,卻搖不醒我那顆受傷的心。你不在的時候,日子依舊不停地流,就像沙漏一般,我常在想,人與人之間的緣份,是否也就如同沙漏,當我們相遇的那一刻起,它就開始流,但是,人們往往不知道什麼時候沙漏會流下最後一顆沙。所以,在每個故事的背後,常會有劃不完的句號。

對你的關心凝結在冰冷的空氣裡,天陰的時候,就落成滂沱大雨,狠狠地打在我失去知覺的臉頰,你的離去,好像也帶走我生命中的某一個部分。一瞬間,我變得不再小孩子氣,儘管不在人前落淚,獨自一個人的時候,眼眶也會不由自主地溼了。一只不忍再去碰觸的笛子,一頁捨不得蓋上的記憶,一顆撕裂的心,在每一個黑夜的漩渦裡,不停地在穿越黎明的出口徘徊。

NO.455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850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10/4/2022 9:27:23 AM
  • 線上人數: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