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苑副刊 2000/10/27

定居淡水  ?雨狐(化工二B)

秋意,挾著濃濃的心情來到淡水小鎮。本打算留在這四年就走的我,似乎有離開家鄉,浪跡天涯的衝動,如長堤上海浪輕輕拍打著岸。淡水,一個和雨糾纏的小鎮,在此定居七個月了,自誇的說自己是「半個」淡水人。

在淡江求學,似乎染著淡水的悠閒,沒有台北市緊張的紛紛擾擾,這裡的空氣呼吸起來,讓我的心情飛揚。平時,一台野狼傳奇,伴隨著自認有「傳奇人生」的我,心情不好吧,到海邊,享受讓海擁抱的滋味,或接受海風對臉上的輕拂,幻想融入海中,成為人魚故事的泡沫。也許是年輕的幻想吧,喜歡讓自己著身全白的衣服──白色的上衣、白色的七分褲、米白的圍巾、被風打的有點蒼白的臉、銀白的機車──喜歡白,只是全身像個透明的精靈,投向海中,讓冷的發現理智的水溫,凜冽的發現理智早已不在。

嚐過當地最好的小吃嗎?到過指南客運旁的牛排館享用過肋眼牛排嗎?注視過老闆累積兩年自信滿滿的眼神,專注的煎著牛排嗎?有到過老街的半樓似的餐廳喝過一杯和海水共浴的咖啡嗎?淡水,好個有著特色的小鎮,吸引著有別具思想的人。

醉了,品味一瓶法國農莊的博多紅酒,舉杯和淡水的夕陽嬉戲,透過陽光和葡萄酒酒的艷色比紅,那個顏色真美,坐在二十二樓的高樓上,跨坐在與家鴿飛翔的領域,分享悠閒的午後,淡水夕照,無須在長堤,無須在海邊。我在天空看著夕陽的轉變,從波光粼粼,到紫色的霞,每天的雲彩,像是「表演工作坊」,演著看不完的相聲。對話著,和雲彩,不禁勾起徐志摩的詩──揮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連帶著,想起痞子蔡筆下的阿泰調皮的樣子,自誇連衣袖都沒有,雖然這是痞子說的。我想,黏些雲彩,如自然的彩衣或古時女工刺繡,染著不會在水源街撞衫的衣服,有點古典,有點幽情。

啊!淡水,為何讓我一點一滴的對你滲入我的情,我的意,為何讓我悄悄的愛上妳?為何三月的天,妳帶來的燕子,喜好在我住的北新路,宣告著,連燕子都選這裡作為孕育生命的搖籃?人間四月天的到來,我帶著我的機械式相機,一次又一次捲著,底片的開關,尋著燕子的足跡,時而停留,時而飛翔,匆匆忙忙的找著築巢的稻草,直到誕下生命的喜悅,小心翼翼的孵化,等著新的稚燕誕生。那是期中考完的下午,再一次的帶著相機蒐尋的燕兒們的足跡,拿著梯子,輕輕巧巧的爬上和燕巢。相同的高度,刻意的取下的閃光燈,深怕驚擾了稚燕,拍下一張又一張,今生第一次在淡水的畫面,看著稚燕,還未睜開眼的模樣,黃黃的口,嘴邊的毛,又叫我想起差點被趕出北新路住處的回憶。

八隻貓的初遇,是我對淡水的生命種下我感情的種子,依稀記得那流浪的黑貓和老張家的咪咪,一九九九年的十一月十五號,六隻小貓的生命,像天使般誕生在我的住處,那是我頭一次感觸到新生命的感動。感動的撫摸著剛生完小貓的咪咪,像是初為人父的慌張,緊張的詢問獸醫注意的事項,慌張的我,深怕新的生命有些許的受損,直到房東開出逐客令,率性的我差點放話:「要貓走,我就走!」的氣話,現在欣慰的是貓都有了不錯的歸屬。

回到我的眼前,新的稚燕,牽引我的感情,短時間的發現,自己已深深的愛上淡水的味道,淡水的海,淡水的生命,甚至淡水的雨,淡水的霧;該高興還是……?!

覺得自己在淡水的依戀,好像談一場戀愛似的,不小心掉入她愛的漩渦,一點一滴的投入我的濃情蜜意;淡水,好一個小鎮,渴望在此定居,渴望每天看著夕照過日子。一種渴望或是夢的理想呢?淡水,我不知不覺的愛上妳了,雖然我只是一個淡江求學的異鄉客,何以對妳如此的迷戀,對妳只有甜,只有深深的依戀,就像喝完我手邊這杯──瓜地馬拉──看完今天最後的一線雲霞,閉上眼,投入我的「定居」生活。

NO.447 | 更新時間: 2010/09/27 | 點閱: 923 | 下載:

  • 版權所有:淡江時報社
  • 電話:02-26250584
  • 傳真:02-26214169
  • 建議使用 Chrome 瀏覽器
  • 個資相關問題請洽受理窗口,分機2040
  • 管理者:潘劭愷 / 建置單位:淡江大學資訊處
  • 更新日期:10/4/2022 9:27:23 AM
  • 線上人數:35